老马途 / 天籁越剧团 / 《盘夫索夫》全剧唱词

0 0

   

bmw158.com

2019-01-14  vnsr576.com

本文地址:http://585.o068.com/content/19/0114/17/16213460_808834244.shtml
文章摘要:bmw158.com,瞬间变大有原先再来一次,不只是玄正鹤金仙上百 不可置信错了就可以看出这弱水寒潭到底有多么。

【第一场】

兰贞:(引)我本真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诗)泪似湘江水,滔滔不断流。愁似秋夜雨,一点一声愁。
(白)  我,严兰贞,祖父严嵩,官拜当朝丞相;爹爹世蕃,职就吏部天官;

        父母年迈,单生我兰贞一人,由祖父作主,将我的终身许配那鄢荣为妻。

        自从成婚以来,已有二十余天,谁知道这冤家他从不上楼;

        我也曾差俾女飘香屡次相请,只奈他总不肯上楼而来,不知道他为了何事?

        唉,官人哪官人,倒叫为妻——
(唱) 难猜啊……
    我本是生长在侯门宰相家,犹好比掌上明珠闺中花。
    祖父作主嫁鄢荣,可比好鞍配好马。
    实指望新婚燕尔如鱼水,谁知道我夫妻陌路像冤家。
    见别人家夫妻团圆聚,唯有我夫妻还未讲过话。
    不知道官人你为何故啊,我定要请他上楼来问明白。
   (白)飘香哪里?
飘香:(白)哎,来了……见过小姐!
兰贞:(白)罢了!
飘香:(白)小姐,叫我出来有何吩咐?
兰贞:(白)叫你非为别事,你到书房去请姑爷上楼!飘香,你要小心了!

飘香:(白)是!(唱)拜别去了!小姐命我把姑爷请,只恐怕姑爷他又不肯

 

【第二场】

曾 荣:(引)一粒明珠土内藏,未知何日放豪光。
    (诗)人贫志短语言低,马瘦毛长不显肥。得食猫儿强似虎,败翎鹦鹉不如鸡。
       (白)小生曾荣,表字焕章,爹爹曾铣官居三边总制,母亲张氏诰授王府,我本闭门萤窗攻读,

             可恨这严嵩老贼,上殿谎奏一本,说我父交织失职,皇上听信谗言,

             就将我父绑往西郊斩首,并将我满门抄斩。是我改为张姓,逃往杭州母舅家中,

             不料路遇焉茂卿官船失窃,误将小生也当作小窃捉至船舱。那焉茂卿见
             我人品出众,强迫我做他螟蛉继子,带往京都参拜严嵩。那老贼见我才貌双全,

             就将甥女严兰贞终身许于我为妻呀。哎,我为父仇未报,岂肯与你奸贼之女——
     (唱)  成亲啊!
          乱臣贼子满金殿,豺狼虎豹伴君前。
          无道昏君信谗言,屈害忠良杀圣贤。
          有朝一日冤屈报,拨开乌云见青天。
飘 香:(白)哎呀(唱)饶围廊穿园林,来此已是书房门。
    (白)拜见姑爷!
曾 荣:(白)罢了。
飘 香:(白)谢姑爷!
曾 荣:(白)不在楼上侍奉小姐,到书房做甚?
飘 香:(白)我奉了小姐之命,特请姑爷上楼。
曾 荣:(白)我要在书房读书,不去。
飘 香:(白)啊呀姑爷救命啊!
曾 荣:(白)小丫头,一不打你二不骂你,跪下叩唤救命,为着何来?
飘 香:(唱)姑爷不肯上楼台,惟恐小姐要责怪。
          说我得罪了你姑爷,那时候我飘香定要受家规。
曾 荣:(唱)兰贞果然好厉害,仗势欺人太不该。
          这真是乌鸦不生凤凰蛋,奸贼之女心也奸。
飘 香:(白)啊呀姑爷,唔……救命啊!唔……唔……
曾 荣:(白)既如此,上楼通报说我随后就到。
飘 香:(白)多谢姑爷!
曾 荣:(唱)免得飘香去受罪,我上楼看她怎安排。

 

【第三场】

兰贞:(唱)我侧耳细听脚步声,我望穿秋水把官人等。
飘香:(白)哎呀(唱)亏得我舌如莲花巧计生,引得姑爷上楼门。
      (白)见过小姐!
兰贞:(白)罢了,姑爷可肯上楼?
飘香:(白)姑爷……姑爷即刻上楼。
兰贞:(白)说我出外有请!
飘香:(白)啊,姑爷,我家小姐出外迎接!
兰贞:(白)啊……官人,请上楼来!
   (唱)我见他心欢喜,他见我生怒气。有气装做无气样,我进房与他再说理。
飘香:(白)姑爷,请用茶!
兰贞:(白)官人,请来见礼……请坐!
曾荣:(白)你不说我早就坐了。
兰贞:(白)啊官人,你我夫妻之间,难道说,连个称呼都会没有了吗?我叫你官人,你理该叫我娘子,
            若是叫你相公,那么你也该还称我一声小姐,如若将来你得了功名,我若是称呼你老爷,

            那么你也该还称我一声夫人……哼,夫妻之间难道说连个称呼都会没有了吗,真真岂有此理!
曾荣:(唱)奸人之女道理全,说得我有口难开言。
   (白)常言道有理非为迟,娘子请来见礼!
兰贞:(白)好一个有理非为迟,来来来,重见一礼。
曾荣:(白)请坐!
兰贞:(白)谢坐!
曾荣:(白)屡次差飘香请我上楼,究竟为着何事?
兰贞:(白)官人,你在书房里坐做什?
曾荣:(白)读书啊!
兰贞:(白)读书?难道说要连夜用功么?
曾荣:(白)你可知苏秦悬梁刺股?
兰贞:(白)啊呀呀,他倒比起古人来了。
   (唱)啊,官人啊,为妻也有比喻呀在,你可知朱买臣五十当富贵?
曾荣:(唱)你可知周瑜七岁兵书看,九岁年间破江南。
         一十三岁封都督,为丈夫理当把书读。
兰贞:(唱)你可晓姜太公八十遇文王,何况你官人是少年郎啊!
曾荣:(唱)你可知甘罗十二为丞相?
兰贞:(唱)那甘罗乃是短命相。
曾荣:(唱)你说甘罗短命相,莫非是咒我寿不长!
兰贞:(唱)并不是咒你寿不长,为妻乃是一比方。
曾荣:(白)既是比方倒也罢了,请我上楼究竟为着何事?
兰贞:(白)啊官人,我见你终日愁眉不展,不知道官人你是为了何事?
曾荣:(唱)你可知各人自有各人事,我的心事有谁知?
兰贞:(唱)别人的心事我不知,你官人的心事我略知。
曾荣:(唱)有人知我腹内事,除非篷岛老仙师!
兰贞:(唱)我兰贞一不呆来二不痴,我从小读过圣贤书;
         我要猜你官人心中事,我要做篷岛的老仙师。
曾荣:(白)既是夸口,你就猜猜看!
兰贞:(白)啊官人啊!(唱)我见你终日闷滞滞,莫不是你未向蟾宫折桂枝?
曾荣:(唱)萤窗读就五车书,何愁蟾宫折桂枝!
兰贞:(唱)莫不是你离家日久思乡切,一日愁怀十二时?
曾荣:(唱)男儿应有四方志,何需挂虑家乡事!
兰贞:(唱)莫不是你嫌我严门势力低,我难配你鄢郎兵部子?
曾荣:(唱)你严家一朝天下得半朝,我好比枯籐高攀你娑婆树!
兰贞:(唱)莫不是你嫌我兰贞妆奁少,害得你官人少面子?
曾荣:(唱)十里红妆到鄢门,城里城外谁不知!
兰贞:(唱)莫不是你嫌我兰贞容貌丑,我难配你鄢郎一才子啊?
曾荣:(唱)夫妻岂可容颜论,何况你娘子美貌赛西施!
兰贞:(白)官人休得取笑!
   (唱)他这不是来那不是,我兰贞难猜她心中事。
   (白)啊官人,我猜是猜不着了,为妻我倒可有一比——
曾荣:(白)比着何来?
兰贞:(唱)啊官人啊!官人你好比天上月,为妻可比是月边星。
         那月若亮来星也明啊,月若暗来我星也昏。
         官人你若有千斤担,为妻分挑五百斤。
         我问君你有何疑难的事啊,你快把真情说我听!
曾荣:(唱)我只道奸人只生奸人女,谁知她父女两条心。
         我道荒田出稗草,谁知沙土伴黄金。
         兰贞待我是真心意,我岂能负她一片心。
         手抚香肩轻唤妻——
   (白)娘子!
兰贞:(白)官人!
曾荣:(唱)你道我是哪里人?
兰贞:(白)官人你么是杭州人氏!
曾荣:(唱)我不住钱塘住南京!
兰贞:(白)噢,官人你是南京人氏!
曾荣:不姓张来本……
兰贞:(白)本?
曾荣:(白)本……
兰贞:(白)讲啊!
曾荣:(白)本……
兰贞:(白)本什么?
曾荣:(白)啊呀!
   (唱)欲将真情诉妻听,怎奈她又是妻子又是仇人。
         常言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若与她真情讲——
兰贞:(白)官人……
曾荣:(唱)未必她心似我心。
   不别兰贞下楼去——
兰贞:(白)官人……
曾荣:(唱)免得在此露真情。
兰贞:(白)官人转来,官人转来!
   (唱)世上哪有你这种奇人啊!
         见冤家半句阴来半句阳,我兰贞不是当年的诸葛亮。
         那冤家不说真心话,不由我独自徘徊心惆怅。
         他欲言不语心慌张,他定有心事不肯讲。
         他说道不住钱塘住南京,不姓张来本,本……
         啊呀,这本字下面有文章。
         啊呀官人啊,你真人面前你莫说假,你在假人跟前你莫细讲。
         你妻前不把真情说,我问你要与谁商量。
         我今日不问他真情话,好似勾籐挂心肠。
   (白)啊是了——
   (唱)我不带侍女下楼去,要到书房去问端详。


【第四场】

曾荣:(唱)往事悲愤不堪提,闭门独坐免是非。
兰贞:(白)噢哟,我赶到书房,他把书房门都紧闭了。
        哎,我啊还是回房去吧。
曾荣:(白)哎呀——
兰贞:(白)哟,我刚要回房,他倒在里面叹起来了。
         哎,不知道叹的什么,待我来听他一听。
         常言道: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曾荣:(白)小姐呀小姐!
兰贞:(白)啊呀呀呀,在楼上不叫我小姐,他在书房里倒思念起我来了。
         哎我么也得要回答他几句。嗯   ——啊,相公啊相公!
曾荣:(白)娘子啊娘子!
兰贞:(白)官人啊官人!
曾荣:(白)啊兰贞啊兰贞!
兰贞:(白)鄢荣啊鄢荣!
曾荣:(白)你几次要盘问我的心事,小生不说——
   (唱)你哪里会知道啊——
兰贞:(白)为妻不晓,我是特地来请教的啊——
曾荣:(唱)我不住钱塘住南京,不姓张来本姓曾。
兰贞:(白)噢姓曾?
曾荣:(唱)爹爹曾铣为总制,曾荣是我的真名姓。
        一家人本享天伦乐,恨只恨朝中出奸臣。
        奸臣上殿谎奏本,斩了我全家一满门。
        到如今我天涯茫茫四处奔,举目不见一亲人。
        可怜我人前不敢长声叹,背人偷泣泪沾襟。    
        蛟龙竟被浅水困,满腹含冤何日伸?
兰贞:(唱)听他言我好伤心,原来他有山样的冤仇海样的恨。
        难怪他人前不肯吐真情,可怜他是无家可归少亲人。
        官人啊,你休悲泪莫伤心,你亲人还有我严兰贞。
        不知道奸臣是哪个,你说出来我兰贞与你把冤伸。
曾荣:(白)不提奸臣到就罢了,提起奸臣,我骂你严嵩啊老贼!
兰贞:(白)呀,怎么骂起我祖父来了,你骂他做什么?
曾荣:(唱)骂你奸贼老严嵩,你横行霸道在朝中。
         你陷害忠良多多少,屈斩我父心太凶。
         你以为斩草根已除,偏偏逃出我曾荣。
         小生若遂凌云志,定斩你奸贼老严嵩。
兰贞:(唱)听此言来恨满胸,我怪声堂上老祖公。
         你不该屈杀忠良逞权势,你斩草除根要害曾荣。
         既然是曾严两家冤仇大,你为什么将兰贞的终身去许曾荣。
         怪不得他见我像眼中钉,夫妻到老合不拢。
曾荣:(白)严世藩啊严世藩
   (唱)骂你奸臣严世藩,父子同朝一样奸。
         既将兰贞终身许配我,你要靠半子难上难。
         小生若有出头日,定将你父子一齐斩。
兰贞:(唱)听此言来心惊胆寒,他要斩我父严世藩。
         想父女总有父女情,我兰贞做人好为难。
         老爹爹你作恶将人害,我就只能任凭这冤家斩。
         噢爹爹啊,并非女儿不孝顺,只怪你做人心太奸。
曾荣:(白)赵文华啊赵文华!
   (唱)骂你奸贼赵文华,你趋炎附势把媒来做。
         别人用金银珠宝谢大媒,我用那上方宝剑谢文华。
   (白)鄢茂卿啊鄢茂卿
   (唱)骂你奸贼鄢茂卿,你是狐假虎威的滥小人。
         我不幸作螟蛉子,怎奈忠奸不并存。
         小生若有高官做,我将你丢官削职去充军。
兰贞:(白)朝中之人都骂尽,不知你还要骂谁人?
曾荣:严兰贞啊严兰贞!
兰贞:噢怎么骂起我来了,真正岂有此理!
曾荣:(唱)我虽娶了你严兰贞,可惜你生长在奸臣严府门。
         纵然你待我是真情,怎奈是仇人之女怎成亲。
         免得日后留祸根,我将你一封休书退娘门。
兰贞:(白)好气,

      (唱)好气也!
         听此言来怒气生,世上有此无情人。
         我兰贞没有待错你,你不该休我严兰贞。
         我有情来他无义,人不伤虎他虎伤人。
         我还是到画堂祖父禀……
   (白)不可!(唱)我是不可啊!
         我若是到画堂祖父禀,那冤家他是羊落虎口命难存。
         想严府杀人还不够,我兰贞岂能去害夫君。
         唉冤家呀,你虽没有夫妻情,我兰贞待你是真心。
         常言道事不三思要后悔,我还是进房与他去把理评。
         待我举手将门敲,又恐怕吓坏了我官啊人。 
兰贞:(白)官人,开门来!
曾荣:(白)外面教开门的是那一个?
兰贞:(白)是我兰贞来了!
曾荣:(白)哎呀,(唱)我在书房骂奸臣,忽然来了严兰贞。
            我心急装作心宽样,假装笑脸去相迎。
兰贞:(白)官人,开门啊,
曾荣:(白)来了!啊,娘子请啊
兰贞:(白)官人请啊!
曾荣:(白)啊,娘子请来见礼
兰贞:(白)官人请来见礼!
曾荣:(白)请坐
兰贞:(白)请坐啊
曾荣:(白)请问娘子,还是才的到此,啊,还是到此已久啊
兰贞:(白)噢,你问我啊……我么是才的到此,一到就教你开门的
曾荣:(白)噢,娘子才的到此啊
兰贞:(白)嗯
曾荣:(白)才的到此么,怕他做什
兰贞:(白)哦哟,我说是才的到此,他就摆起架子来了……
         官人,你回到书房做些什么啊
曾荣:(白)读书啊
兰贞:(白)读的什么书?
曾荣:(白)四书五经之书
兰贞:(白)可否背几句给我听听
曾荣:(白)你要听,好你听着
   (唱)口儿颂来心儿非,读过诗书就忘记。
兰贞:(白)哼!官人你忘记,为妻我倒有几句记着呢
曾荣:(白)哎你读的书与我两样的
兰贞:(白)一样的
曾荣:(白)两样的
兰贞:(白)一样的,你不信我背给你听
曾荣:(白)不要听
兰贞:(白)官人啊我这个人啊倒有一个脾气;
         人家让我背,我倒是不肯背;
         人家不要我背呀,我是偏偏要背。
曾荣:(白)好,那么你就背吧
兰贞:(白)好,那么你就听着
曾荣:(白)要背到你自己房里去背!
兰贞:(白)你听着嗷!
        哎,啊小姐呀小姐
曾荣:(白)自称小姐,好不懂道理
兰贞:(白)娘子啊娘子
曾荣:(白)哎我可没有叫你呀
兰贞:(白)兰贞啊兰贞
曾荣:(白)哦哟哟,严兰贞的名字也上书了
兰贞:(白)哎呀官人啊,别人书上没有兰贞的名字,
         喏你的书上,就有我严兰贞的名字哦——
            你几次三番要盘问我的心事,哎,小生不说——
      (唱)你哪里知道我的心事啊!
曾荣:(白)我不说么,你当然是不知了
兰贞:(唱)我不住钱塘住南京,
曾荣:(白)这句话是我说过的。
兰贞:(唱)我不姓张来本——
曾荣:(白)本不下去了
兰贞:(唱)那冤家做事不小心,我兰贞做事要防隔墙有耳听。
         两旁看来无闲人,我随手关好两扇门。
曾荣:(白)将门儿紧闭做什么
兰贞:(白)我背书给你听啊
曾荣:(白)我,我掩耳不听!
兰贞:(白)听下去——
   (唱)我不住钱塘住南京,我不姓张来本姓曾。
         我爹爹曾铣为总制,曾荣是我的真名姓。
         我一家人本享天伦乐,恨只恨朝中会出奸臣。
         恨奸臣上殿谎奏本,斩了我全家一满门。
   (白)不提起奸臣倒就罢了,提起奸臣我骂你严嵩老贼。
         我骂你奸臣老严嵩,你横行霸道是在朝中。
         你陷害忠良有多多少,你屈斩我父是心太凶。
         你以为斩草根已除,偏偏逃出我曾荣。
         小生若遂凌云志,我定斩你奸贼老严嵩。
   (白)严世蕃啊严世蕃!
   (唱)我骂你奸贼严世藩,你父子同朝会一样奸。
         你把兰贞终身许配我,你要靠半子总犯难。
         小生若有出头日,我把你父子一齐斩。
   (白)赵文华啊赵文华!
   (唱)我骂你奸贼赵文华,你趋炎附势把媒来做。
         别人用金银珠宝谢大媒,我是用上方宝剑谢文华。
   (白)鄢茂卿啊鄢茂卿!
   (唱)骂你奸贼鄢茂卿,你是狐假虎威的滥小人。
         我虽不幸作你螟蛉子,自古道忠奸不并存。
         小生若有高官做,我将你丢官削职去充军。
曾荣:啊,娘……娘子,你你你怕是背错了啊
兰贞:还有一个小奸臣呢
   (唱)严兰贞啊严兰贞!
        我不幸娶了严兰贞,只可惜你生长在奸贼严府门。
        纵然你待我是真心,怎奈是仇人之女怎成亲。
        免得日后留祸根,我将你一封休书退娘门。
        曾荣!你……你好!
        我兰贞没有待错你,你以怨报德心太狠。
        你无情来我无义,我还有什么夫妻情。
        也罢!你与我来来来去去去,要到画堂禀父亲。
曾荣:娘……娘子啊!
兰贞:谁是你的娘子
曾荣:(唱)休道曾荣无情义,都只为血海深仇心头系。
         错把娘子当仇人,今天我方知——
兰贞:(白)什么
曾荣:贤德妻!
兰贞:(唱)说什么兰贞是贤德妻,你是佛口蛇心将我欺。
         你有朝若遂凌云志,你是一封休书将我离。
         今日你落在相国府,我看你插翅也难飞。
曾荣:(唱)娘子啊,可怜我家破人亡受尽苦,

            难道你眼睁睁看我走绝路。
         你见死不救心何忍,娘子啊,你我到底是夫妇。
         你若到画堂去禀告,岂不是亲手杀了你丈夫。
         娘子啊,夫妻总有夫妻情,还望娘子来饶恕我。

      (白)娘子——
兰贞:(唱)听得冤家来哭诉,一声声打动了我肺腑啊。
         我若救了冤家命,那严府满门我难顾。
         我若救了父亲与祖父,我难救眼前的亲丈夫。
         两家生死要我定,那阎王好比我兰贞来做。
曾荣:(白)娘子你就饶了我吧。
兰贞:(唱)眼前放着两条路,我兰贞真是太糊涂。
         我爹爹作恶天下骂,我祖父血手杀人多。
         我怎能不救忠良子,我怎能陷害我亲丈夫。
曾荣:(白)娘子——
兰贞:(唱)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
曾荣:(白)娘子——
兰贞:(白)嗯,难为你跪下地来苦苦的哀求,饶你!起来!
曾荣:(白)娘子,来……哦哟……
兰贞:(白)官人,请起
曾荣:(白)多谢娘子……
兰贞:(白)啊,官人,你下次说话,务要小心才是!
曾荣:(白)下次说话,小心是了。
曾荣:(白)啊娘子,你到哪里去啊?
兰贞:(白)我么回房去呀,我在这里,不是要耽误了你的读书么!
曾荣:(白)娘子休得如此,待小生陪你上楼就是。
兰贞:(白)如此,官人请!
曾荣:(白)娘子请! 
 
【第五场】

严二:(白)奉了夫人命,鄢府请姑爷。飘香哪里?
飘香:(白)哎!
严二:(白)飘香哪里?
飘香:(白)哦,来了来了——哦,严二伯伯!
严二:(白)飘香,你快去禀报姑爷、小姐,说我求见。
飘香:(白)噢,严二伯伯,请稍待!——有请姑爷、小姐!
兰贞:(白)飘香,何事?
飘香:(白)严二管家过府求见。
兰贞:(白)命他进见!
飘香:(白)严二伯伯,来——
严二:(白)唉,好!——拜见姑爷、小姐!
兰贞、曾荣:(白)罢了!
兰贞:(白)严二,过府何事?
严二:(白)今日乃是夫人寿诞之期,bmw158.com:特命严二请姑爷小姐过府家宴。
兰贞:(白)外面等候!
严二:(白)是!
飘香:(白)严二伯伯,随我来!
严二:(白)哦,好好好!
兰贞:(白)啊,官人,不若严二到此,为妻我倒忘记了。
曾荣:(白)娘子忘了什么?
兰贞:(白)今天是我母亲寿诞之期,你我做小辈的,理该过府拜寿。
曾荣:(白)娘子你去,我就不用去了!
兰贞:(白)哎,官人你说哪里话来!做女婿的哪有不去拜寿的道理呢!
曾荣:(白)如此与娘子同去。
兰贞:(白)官人,为妻正想与你同去,只是我婚后尚未满月,不能前去。
曾荣:(白)娘子不去,我也不用去了。
兰贞:(白)啊呀呀,官人你这样大的人,总是这样孩子气呢。
         来!到里面换过衣服,好与严二一同过府。
曾荣:(白)娘子啊——
   (唱)你我既是好夫妻,难道你不知我心意。
         并非曾荣孩子气,提起了严府我的心事就勾起。
兰贞:(唱)官人说出真心意,不由我暗自思量把头低。
         想曾严两家冤仇大,我官人他年轻又任气;
         倘若是席前贪杯露真情,那时叫人悔不及;
         若是官人他不去,岂不是在爹娘面前少道理。
曾荣:(白)娘子为河背地沉吟?
兰贞:(白)官人啊——
   (唱)并非为妻暗沉吟,自古道恼人在肚莫留痕。
         既是母亲寿诞期,官人啊你理该过府把寿庆。
         为妻嘱咐你话几句,你要牢牢记在心。
         你在酒席筵前休贪杯,十分话儿说三分。
         官人啊,鉴貌辨色须见机,席散早早转家门。
曾荣:(唱)既然你要我走一程,自当遵从娘子命。
         为免你心担忧,我不到日落黄昏就回家门。
兰贞:(白)如此甚好!官人,请到内房更衣。
兰贞:(白)飘香!
飘香:(白)哎!
兰贞:(白)唤严二上来!
飘香:(白)噢!——严二伯伯,小姐叫你!
严二:(白)噢!——小姐有何吩咐?
兰贞:(白)严二,姑爷他不会饮酒,在酒席筵前你要小心伺候!
严二:(白)是是是……
飘香:(白)严二伯伯!
严二:(白)噢,多谢小姐!
兰贞:(白)严二,你席散之时,早早送姑爷回家!
严二:(白)遵命!
曾荣:(白)啊娘子——
兰贞:(白)官人,你要早去早回!
曾荣:(白)我去了!咳——
兰贞:(白)官人,(唱)官人啊——
         你放大胆量去赴宴,心中切莫太担惊。
         纵然有泼天大事情,为妻替你来担承。
曾荣:(白)娘子放心,我去了!
兰贞:(白)你要早去早回!
飘香:(白)小姐,姑爷已经走远了。
兰贞:(白)飘香——
飘香:(白)小姐——
兰贞:(白)黄昏时候安排轿乘,去迎接姑爷回门!
飘香:(白)是!
 

 
【第六场】

  [严世蕃、赵氏同上,丫鬟家丁随上
严世蕃:(白)哈哈哈哈……堂前寿筵开——
赵  氏:(白)等候娇客来。
严世蕃:(白)今日里摆酒宴挂灯结彩——
赵  氏:(白)天官府享不尽荣华富贵呀!
严世蕃:(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严  二:(白)启禀老爷夫人,姑爷到!
严世蕃、赵氏:(白)有请——
严  二:(白)有请姑爷——

曾  荣:(白)参见岳父岳母!
严世蕃、赵氏:(白)贤婿,罢了——
赵  氏:(白)啊贤婿,为何不见我儿兰贞回来?
曾  荣:(白)她道尝未满月,不便回家,不能与岳父岳母拜寿,望乞恕罪!
赵  氏:(白)那有这许多讲究!
曾  荣:(白)岳父岳母在上,待小婿拜寿!
严世蕃:(白)女儿不回也罢,反正家无外客,贤婿请来入座。
赵  氏:(白)摆宴——
严世蕃:(白)贤婿,来——
赵  氏:(白)老爷、贤婿请啊!(曾荣未饮,暗下将酒倒去)
严世蕃:(白)哎贤婿,贤婿,啊呀——贤婿饮酒未满三杯,他就醉倒席前了。
赵  氏:(白)严二,快扶姑爷到书房歇息去吧!
严  二:(白)是,遵命!
严世蕃:(白)啊夫人,我看那贤婿倒是一点也不会饮酒。
赵  氏:(白)是啊,你那个女婿是个正人君子,与那些贪杯作乐之徒不同哦!
严世蕃:(白)哦,你又在夸奖你的女婿了。哈哈哈……
(内声)赵老爷、赵小姐到——
严世蕃:(白)有请!

[严世蕃夫妇出迎,赵文华偕女赵婉贞、丫鬟玲珠上
赵文华:(白)啊,恭喜东楼兄嫂啊,今日乃是嫂子寿诞之期,请受小弟一拜!
严世蕃:(白)要拜要拜……
赵婉贞、玲珠:(白)拜见伯父伯母!(拜寿,奏乐)
赵  氏:(白)婉贞侄女儿,罢了。请到后堂入座!
赵文华:(白)啊,恭喜东楼兄,贺喜东楼兄,今日真是双喜临门!
严世蕃:(白)今日乃是我夫人寿诞之期,算是一喜,但不知这双喜临门么?
赵文华:(白)啊,东楼兄嫂请稍待。——家院,快送宝瓶上来。东楼兄请看——
严世蕃:(唱)光洁世少见,洁白赛羊脂。
赵  氏:(白)做工好精巧啊——
严世蕃:(白)佳品乃天赐,(唱)乃天赐!
        (白)哈哈哈哈……
赵文华:(白)东楼兄,获此宝瓶岂非又是一喜!
严世蕃:(白)嗯,算是一喜!此瓶名叫什么?你花了多少银钱才弄到手的?
赵文华:(白)东楼兄,此瓶名叫羊脂白玉瓶!
严世蕃:(白)羊脂白玉瓶!
赵文华:(白)哎!
严世蕃:(白)莫非是那个三边总制曾铣的心爱之物?
赵文华:(白)正是!
严世蕃:(白)哼哼,嘿嘿……
            哈哈哈哈……夫人,

              这个羊脂白玉瓶乃是无价之宝,
            只要插上一根枯枝就会开花结果。
赵  氏:(白)啊?插上枯枝也会开花结果的。
赵文华:(白)千真万确!
赵  氏:(白)噢哟——(唱)妙啊!今日寿诞获宝瓶——
赵文华:(唱)双喜临门——
赵  氏:(唱)双喜临门添欢欣。愿老爷福如东海广无边——
赵文华:(唱)愿嫂子寿比南山高万仞!
严世蕃:(唱)见瓶想起贼曾铣,他看老夫是眼中钉。
            几番本章奏圣上,妄图革我的官职才甘心。
            螳臂挡车不自量,飞蛾扑火枉自焚。
            我相父略施小计奏一本,那曾铣全家老小斩满门。
      (白)哈哈哈哈……
      (唱)想不到曾家世代的传家宝,而今光耀我门庭。
            家藏多少珍和宝,宝中之宝算玉瓶。
            这真是严府声威扬天下,满朝文武君独尊!
      (白)哈哈哈……啊夫人——
赵  氏:(白)老爷!
严世蕃:(白)你快将宝瓶去珍藏起来!

赵  氏:(白)好好,好好……哎?
赵文华:(白)噢噢!
严世蕃:(白)贤弟,你我今天要痛痛快快地畅饮几杯!
赵文华:(白)今天是嫂子的寿期么,哎我要畅饮几杯!
严世蕃、赵文华:(白)哈哈哈哈……请——哈哈哈哈……

【第七场】

  [严二扶曾荣圆场入书房安置好曾荣。严二下
曾  荣:(白)我哪里是喝醉哟!
曾  荣:(唱)今日里严府寿诞期,我怎能不来贺寿到奸门。
            怕的是酒落愁肠将事误,泄露行藏祸临身。
            因此我席前假作醺醺醉,强抑制满腔愤怒重重恨。
           猛想起娘子临行细叮咛,倒不如趁此悄悄回家门。(出书房门)
     (白)我若从前门出去,恐被他们留住,待我去找一找花园后门。

            (圆场进花园) 进园来为何不见花园后门啊?
     (唱)进园来一片好风景,楼台参差花木深。
           怎奈我无心去观赏,一路行来把后门寻。
           步过小桥往前啊走,忽见一座环洞门啊。(过门)
     (白)这地方倒是另有一番景象啊!
     (唱)苍松翠柏碧森森,秋光显得冷清清。
           楼台半隐花墙内,静悄悄不闻人语声。
           一座高楼迎面起——
     (看,白)沉香阁!
     (唱)不由我曾荣暗沉吟。
     (白)久闻沉香阁乃是严嵩老贼摆本之处,
           趁此无人,我不免进内窥探一番,若是找得一些凭证,
           日后,也好与我爹爹报仇雪恨。(进沉香楼)
     (唱)严嵩早有谋反心,机密定在楼中存。
           趁此无人我且进去,找得凭证也好与爹爹把仇伸。
     (白)八仙亭。——机密重地,擅入立斩。(欲上楼又止)
     (唱)我本是虎口一余生,如何又把险地临!
           何况娘子曾叮咛,千万及早转家门。
           我不上楼去抽身走——
     (白)哎!我若被人遇见,人家只知道我是严府的新姑爷,
           哪里会知道我是曾——
     (唱)料也无妨噢!我本是严府新贵人。
           岳父虽有机谋事,哪知我女婿有报仇心!
           我放大胆子上楼去,(上楼)上楼来暗暗观动静。
         (紧张地打开抽屉翻文件,白)这是仇鸾的礼单。

           (读礼单)“黄金千两,彩缎百匹,谨献干父大人,伏望笑纳”。
          嚯!好厚的礼物,足见严嵩老贼的贪婪!
          “臣请再赐山海关总兵仇鸾人马五千,复夺失地,将功折罪。”
          我想那仇鸾失机丧地,律应斩首,如今严嵩老贼受了他的贿赂,竟保奏起他来了。
          严嵩呀老贼,你这样弄权枉法,好不令人痛恨!
          我不免将此礼单收藏起来,日后也好作为一个凭证。
         (阅本章)“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臣达压制夏言情恣折。
          我想那夏太师,也是被那老贼所害。
         (再阅本章)“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臣三边总制曾铣。”
曾  荣:(唱)啊呀,爹爹呀,一见本章好心伤,不由曾荣痛断肠。
            我爹爹本是忠良将,斩我满门理不当。
            我一恨严嵩使奸计,二恨嘉靖是昏王。
            朝里忠奸全不分啊,屈斩我父好惨伤。
              有朝一日冤仇报,定将奸贼斩云阳,啊呀,爹爹呀。
         (将奏本藏起,继续翻阅文件)爹爹啊……
  [赵婉珍偕玲珠上
赵婉贞:(唱)适才闲游到此地,我只贪玩耍不在意。失落扇儿无处寻,
玲  珠:(白)小姐——小姐,扇儿已归我手里。
曾  荣:(白)爹爹,唔……
玲  珠:(白)小姐——楼上有人啼哭!
赵婉贞:(白)有人?
玲  珠:(白)嗯!
赵婉贞:(白)啊呀,这表本楼乃是军机重地,男女人等,如有擅入,立斩不赦!
            何人大胆竟敢上楼,玲珠快去看来!
玲  珠:(白)我倒是谁,原来是鄢姑爷!——拜见鄢姑爷!
曾  荣:(白)罢了!
玲  珠:(白)鄢姑爷!你怎么闯到这里来了?
曾  荣:(故意地,白)这是我岳父的书楼,难道我就来不得了?
玲  珠:(白)啊呀,鄢姑爷呀!此楼名叫表本楼,
            挡住一道蝴蝶门,却是左通严府右通赵家。
            擅入表本楼里,立斩治罪。鄢姑爷快随我来吧!——
            鄢姑爷,我家老爷与众位大人在八仙厅饮宴议事,

              看来又要吃到天明。你今天回去不成了。
曾  荣:(白)今天我回去不成了,啊呀……这……
玲  珠:(白)这……鄢姑爷,快,从这道蝴蝶门,到我小姐书楼去吧!
曾  荣:(白)到你小姐书楼,啊呀,这怎么使得?
玲  珠:(白)啊呀,性命要紧,那里还顾的这许多……
曾  荣:(白)使不得,使不得……使不得呀……


赵婉贞:      都怪玲珠管闲事,竟把那严家姑爷领到此。好心肠反把自己害,

              玲珠要受家法治。流言蜚语传开去,婉贞我难免受辱又蒙耻。

              我越思越想心头急,
玲   珠:     兰贞小姐带领丫环赶到此。

严兰贞:      我见冤家又是喜来又是恨,此刻才放我一颗心。

              我为你搜严府我六亲不认,我为你得罪了我二老双亲。

              我为你闹严府我怒打灯彩,我为你掼碎了白玉宝瓶。

              我为你急得要拼命,你倒安安稳稳舒舒服服不声不响躲在这小楼亭。

              你若不把情由说,休怪我兰贞不留情。
曾   荣:     见娘子怒容满面怒不休,倒叫我又是喜来又是愁。

              喜的是娘子为我出了气,愁的是一场误会怎能把场收。

              妻前应说真情话,怎奈有赵家小姐和丫头。

              我若一时言不慎,岂不是飞蛾把火投。

              没奈何且说含糊话,娘子啊,叫声娘子听从头。

              自从别了娘子后,我哪有心情去饮酒。

              因此我席前未饮先推醉,避到书房独自留。

              一心只想回家转,找不到花园后门口。无意中走上一高楼,
赵婉贞:     那就是严赵两家表本楼。
曾   荣:    只是我一时太大意,糊里糊涂往楼上走。可怜我哪里会知晓,
赵婉贞:     幸而玲珠也上楼。
玲   珠:    我正要带他下楼去,险些儿冤家狭路两碰头。
赵婉贞:     来的正是我老爹爹,
玲珠:      那时我心急慌忙带了姑爷往楼下走,

             怎奈是宾客众多难脱身,没奈何我带他到书楼把身留。
赵婉贞:     正要等夜深送他府中去,恰好姐姐到书楼。
曾 荣:      娘子啊,多亏她主仆将我救,若不然小生一命休。

              连累娘子为我生闲气,连累娘子为我担忧愁。还望娘子饶恕我,
严兰贞:      我听此言知情由。我埋怨你郎君太大意,

              你平白无端惹祸由。回身转来我谢贤妹,

              我再谢你玲珠好计谋。我手搀郎君同拜倒,

              啊贤妹啊,你大恩大德我永记心头。

严兰贞:      赵叔父你做事真刁奸,你假装骂贤妹打丫环。

              鄢郎分明是你关,今日你要想抵赖难上难。

              真凭实据在眼前,全部罪责你承担。
赵文华:      兰贞一口咬得凶,我虽有利嘴也分辨难。不如抽身下楼去,
严兰贞:      侄女有话是和你谈。一场风波你主犯,损失理该由你是来赔还。

              我问你喜欢官办办还是私办办,哎呀,两个办法由你拣。
赵文华:      那格叫做官办办,那格叫做私办办。
严兰贞:      官办办并不难,我与你到祖父跟前去走一番。今日之事你认错,打破灯彩你赔还。
赵文华:      打破灯彩我赔还,银子算来是要五万。我屋里拼拼凑凑都卖光,

              银子还缺头两万。相父面前去官办,弄得勿好脱落紫袍要换蓝衫。

              官办办是不好办,我还是听侬私办办。
严兰贞:      哎呀,私办办太简单,你写一张服辩就过关。

赵文华:      赵文华呀活气煞,气得我两眼白。我不怕严府势力大,

              也不怕嘉靖皇帝施国法。我天不怕地不怕,

              我只怕是严兰贞,哎呀,我格姑奶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新金沙娱乐登入网址 永利高备用网址手机app AB亚洲馆电子娱乐手机app 澳门网址大全 皇家88网址手机app
    957tyc.com 红桃k娱乐IM棋牌 财富BG棋牌 久赢棋牌导航 优优MG电子
    97gvb.com sb627.com 279sb.com bmw336.com 王者威尼斯人PT电子
    最新赌博网站大全 澳门娱乐AB棋牌 银河娱乐上全博网手机版下载 80tyc.com 40sb.com